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鉴赏】千金难买心头爱!什么是金钱不能买的?

[日期:2016-07-14] 来源:海耀所  作者:宋颖琪 [字体: ]
新闻内广告

今年年初,一女子在医院痛斥黄牛高价卖专家号一事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和热议,将300元的挂号费炒到4500元,更加无法让人接受的是这笔钱的获得者并非付出劳动的医生,而是排队占位的黄牛。

在市场经济的今天,看起来所有的东西都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黄牛票相当于用钱买一个排队更靠前的位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符合市场经济的需要。没有人喜欢排队,于是应运而生的是将靠前的排队位置和金钱画上等号。黄牛票只是其中一种。

事实上,生活中总有很多同样的例子。比如买更高价的头等舱机票,便可享受快速通道。好莱坞影城公开兜售价值149美元的队伍前面通行证。

再从排队放眼生活中的其他事情,比如欧盟的碳排放权利,可以以13欧元每吨的价格购买碳排放权;比如著名大学的招生留位费等等,我们活在一个几乎所有都可以用来买卖的时代。

书籍介绍

看书的名字会觉得这是一本讲经济学的书,但毕竟是桑德尔教授,一切都绕不开桑德尔教授的道德困境。

“我们生活的时代,似乎一切都可以拿来买卖。这种买卖逻辑不仅应用于商品上,而且正逐渐掌控着我们的生活。”桑德尔在他的新书里写道,“该是时候扪心自问,我们是否想要这样的生活?”

市场的角色和范围是现代政治所缺失的一场重大辩论。我们想要一个市场经济,还是市场社会?市场在公共生活和个人伦理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我们怎样决定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出售,什么东西应有非市场的价值规范掌握?哪里的金钱法则行不通的地方。

精彩片段

在通常情况下,道德要求会更高些。让我们来看看人们就罚金和费用之间偶尔出现的模糊界限展开的争论:在中国,因违反政府独生子女政策而被科处的罚款,在富裕的人眼中越来越被看做是生育第二个孩子所要支付的一笔费用。这项为了减缓中国人口增长速度而在30多年前就已经实施的政策,使得城市中的大多数夫妻只能生育一个孩子。(如果农村家庭第一胎生育的是女孩,则被允许生第二胎。)罚款金额因地而异,但在大城市中,罚金已高达20万人民币;这对于工薪阶层来讲是一笔很大的数额,但对于富裕的企业家、体育明星和社会名流来讲则是微不足道的。来自中国新闻媒体的一则报道指出,广州的一位孕妇和她的丈夫“趾高气扬地”步入当地的计划生育办公室,把一沓钱扔在桌上说:“这是20万。我们要照顾我们还未出生的孩子,请不要来打扰我们。”

计划生育官员试图通过以下做法来重申此项举措的惩罚性质:增加富裕超生者的罚金,公开谴责违反独生子女政策的社会名流并禁止他们上电视,以及不让超生的企业老总得到政府的合同。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翟振武解释说:“对于富人来讲,罚金是微不足道的。政府必须在真正可以打疼他们的地方——如名誉、声望和社会地位等方面——更重地打击他们。”

政法当局把罚金看成是一种刑罚,并希望它还能产生一种耻辱感。它们不想把它变成一种费用。这主要不是因为它们担心富裕的家庭会生育太多的孩子。富裕超生者的数量相对来讲是很小的。问题的关键乃是构成独生子女政策之基础的规范。如果这里的罚金只是一种费用的话,那么国家就会陷于一种尴尬的交易之中,因为它在向哪些有能力和有意愿支付超生费用的人出售超生权。

作者:Michael Sandel

迈克尔·桑德尔(Michael Sandel)著名政治学家,作家。现任教于哈佛大学。桑德尔教授30多年来一直在哈佛大学讲授一门名为“公正”的课程,这是哈佛历史上累计听课学生人数最多的课程之一,是哈佛有史以来单学段参与人数最多的课程。英国的《卫报》称迈克尔•桑德尔教授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老师之一”。

结语

我们给成绩好的孩子奖学金,给成功减肥的人健康奖励。。。我们看到了这么多金钱可以买到什么,当问到金钱不能买到什么的时候,大多数人会回答:感情、荣誉等等。但金钱真的不能买到吗?尽管金钱买不来友谊,但在某种程度上,金钱却能买到友谊的表征和表达方式,同样的,名誉也可以。

但是我们期望的答案,不是金钱不能买到这些东西,而是金钱不应该买到这些东西。关键在于,金钱会腐蚀友谊和荣誉,使他们和本来意义上的友谊和荣誉不再一样。

所以,最后的问题就是,我们真的想要在一个所有的东西都待价而沽的社会里生活吗?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宋颖琪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