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医疗损害责任的归责原则 上海法律咨询

[日期:2011-12-08] 来源: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作者:靳新用 [字体: ]
新闻内广告

【法条摘录】

54条 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解读运用

医疗机构在一般情况下,承担赔偿责任应当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是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其二是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并且过错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有直接因果关系。 

诊疗活动包含什么内容呢?应包括接送患者、诊断、治疗、康复等环节。按照我国1994年颁布实施的《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88条,诊疗活动是指,“通过各种检查,使用药物、器械及手术等方法,对疾病作出判断和消除疾病、缓解病情、减轻痛苦、改善功能、延长生命、帮助患者恢复健康的活动。”

为什么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而不单独追究医务人员的过错赔偿责任呢?这是因为医疗机构中的医务人员从事的各种诊疗活动属于职务行为,故应由医疗机构统一承担责任。医疗损害赔偿的案件中,具体进行诊疗活动的医务人员即使有过错的,也不应当被列为被告。

医疗机构承担责任的多少是根据过错的程度来确定的。而过错程度的确定往往由于医疗活动的专业性强,必须通过专家与专业部门的鉴定才能得出结论。依照我国法律规定,鉴定工作由地方医学会承担,同时为保证鉴定结果的公正性与科学性,采取了回避与再鉴定制度。回避是指初次鉴定不能由本地区的医学会承担,再鉴定是指如果当事人对初次鉴定不服的可以申请上一级的医学会进行再次鉴定。

 

下面我们通过两个案例及律师的点评对法律条文加以说明。

 

【相关案例】

案例一:医疗机构造成医疗事故应予赔偿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0)沪一中民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XX,男,196188日出生,汉族,住奉贤县邬桥镇吴塘村X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奉贤县中心医院,住所地:奉贤县南桥镇大寺路3

上诉人陈XX因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奉贤县人民法院(1999)奉民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01016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1997211日,陈XX因右足跟骨折到奉贤县中心医院求诊,医院对其予以石膏处理。215日陈XX复诊时发现固定处感染且张力水泡形成,次日该院将陈收治入院,当天转至本县齐贤卫生院进行高压氧仓治疗,至36日好转后出卫生院,期间用去医疗费2600.10元。同年418日至625日,陈又至奉贤县中心医院入院治疗,支付给医院押金2000元,期间陈的伤仍未治愈。625日陈又转至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颛桥分院治疗,至1022日出院,期间用去医疗费17325.54元,但陈的病仍未完全治愈。此后陈又先后至抚顺骨科研究所、上海市龙华医院、上海市中山医院、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上海市瑞金医院、上海市华山医院等门诊治疗。又查,1998415日,奉贤县中心医院曾出具介绍信介绍陈至富阳市中医骨髓炎医院医疗,陈自次日起至19995月在该院治疗,现尚欠该院医疗费21205.87元。1999710日上海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根据陈的申请,就奉贤县中心医院的医疗行为进行鉴定,确认陈的右腓骨总神经损伤系奉贤县中心医院治疗不当所致,该医院对陈的医疗事故为三级甲等医疗技术事故。  另查明,陈于奉贤县齐贤卫生院、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颛桥分院的医疗费共计19925.64元,至有关部门报销后得10352元。   

在原审审理期间,经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法医鉴定室鉴定,认定陈XX的伤情已构成九级伤残,一般可酌情予休息三十个月、营养及护理各二十个月左右。原审法院2000621日判决认为:陈XX现伤情虽构成伤残等级,但其未丧失劳动能力,其要求获得子女抚育费及父母赡养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陈XX非经奉贤县中心医院认可而转至上海市中山医院等院治疗所产生的费用,因陈XX未提供其实施上述治疗的必要性,故陈XX主张医疗费中所涉上述医院的费用不予支持。陈XX诉讼主张的电话费和精神伤害补偿费于法无据,不予支持。有关后续治疗费,因该费尚未发生,在本案中不予处理。原审遂综合上述理由判决:奉贤县中心医院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赔偿陈XX医疗费30779.51元、营养费6000元、护理费12000元、误工费23717.50元、交通费700元、伤残生活补助费16165.32元、残疾车819元、医疗事故鉴定费300元,共计90481.32元,并返还住院押金2000元。  判决后,陈XX不服,上诉要求奉贤县中心医院赔偿医疗费36963.31元、医疗交通费2167.20元、电话费620元、误工费90000元、营养费18000元、基本生活补助费52785.402元、精神损失费20000元、子女抚养费30241.64元、父母赡养费(每年619.30元至父母70周岁)、残疾车具1000元、鉴定费800元。对原审法院判令奉贤县中心医院向其支付的护理费数额及返还住院押金的判决内容无异议。

被上诉人奉贤县中心医院则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要求维持原审法院的判决。

二审期间,经核对陈XX当庭提供的医疗费单据,奉贤县中心医院表示愿在原审判令其支付的医疗费30779.51元的基础上再支付3000元。上诉人对此表示接受,对上诉时主张的医疗费数额不再坚持。另经本院查明,陈XX在与医院发生纠纷后曾申请医疗事故鉴定,花费鉴定费300元。在原审法院审理期间又支付法医鉴定费500元,共支付鉴定费800元。为此陈XX向原审法院起诉时主张获赔800元鉴定费。原审法院在处理本案所涉相关赔偿项目时,将陈XX实际已花费的鉴定费800元认定为600元,此确认数额与实际不符,本院特予纠正。至于

原审法院查明的其余事实核查无误。

本院认为,奉贤县中心医院在为病员进行医治过程中,采取了不恰当的医疗方法导致医疗事故的形成,对由此而给病员造成的损失应积极予以赔偿。在二审期间奉贤县中心医院对陈XX花费的医疗费用表示再予赔偿3000元,该请求内容得到陈XX的认可,对医疗费用的赔偿问题,本院在原审判决认可的基础上予以增加。

至于陈XX上诉提出的有关子女、父母的抚养、赡养费用的问题。根据有关规定,该费用的赔偿以受害人丧失部分劳动能力为前提,根据现有材料无法证实陈XX现有的伤势必然伴随有劳动能力丧失的后果,故对陈XX的该项上诉请求,本院不能予以支持。

关于陈XX是否应获得精神赔偿的问题。本院认为,由于医院实施的不恰当医疗行为,使陈XX199723月起至19995月间一直为医伤而不断奔波,期间为陈XX带来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故对陈XX要求获得精神赔偿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具体数额由本院酌定。

至于原审法院确认的其它赔偿数额是否恰当的问题。经核查,原审法院将实际已存在的800元鉴定费只处理600元,对遗漏处理的另200元鉴定费,本院予以增判。原审法院对其它赔偿数额的确定均根据相关规定计算而得,计算方法正确,本院对此予以维持。另,本院鉴于陈XX实际生活,同意其减少部分上诉费,具体费用由本院酌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诉讼法》第153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维持奉贤县人民法院(1999)奉民初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

(二)  奉贤县中心医院应于本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赔偿陈XX医疗费人民币3000元,精神损失费人民币8000元;

(三)  法医鉴定费200元,由奉贤县中心医院负担。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729元,由陈XX负担的6319元,此款由本院准许陈XX减交,由陈XX承担2243元;奉贤县中心医院负担41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长 周  X

                                      代理审判员马  X

                                      代理审判员单  X

                                      000XXXX

                                          员 孙  X

 

 

案例二:医疗机构未造成医疗事故但有过错应予适当赔偿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998)沪一中民终字第XXXX号民事判决书

上诉人(原审原告)缪XX,女,19271020日出生,汉族,上海第三钢铁厂退休住本市浦东上南XXXXX室。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东方医院,住所地:本市浦东南路551号。

上诉人缪XX因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1997)浦民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认定:19951027日,缪XX之妻梅XX至上海市东方医院就诊。拟诊“高血压Ⅲ期、脑梗塞、左股骨折”,予以急诊留观。1029日,梅XX经抢救无效死亡。事后病员家属认为上海市东方医院有关医务人员用药不当,注射益钙宁超出规定剂量导致病员死亡,要求追究上海市东方医院医疗事故的责任。199621日,浦东新区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不属医疗事故责任。家属不服,申请复查。19961010日,上海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作出鉴定,结论不属医疗事故责任。鉴定报告讨论意见中提到“东方医院有关医务人员在给病员注射益钙宁时,其剂量超出处方量一倍属失误,但不是导致病员死亡的直接因素”。事后,病员家属向有关部门写信反映,并诉讼至法院。因双方当事人各执己见致调解不成。上海市东方医院鉴于工作失误自愿补偿800元。一审法院经审理后判决:上海市东方医院自本判决生效之日后十日内给付缪XX经济补偿款800元。判决后缪不服,坚持要求上海市东方医院赔偿人民币23000元。上海市东方医院则不同意缪的诉讼请求,要求维持原判。

经本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对事实认定基本无误。

本院认为,上诉人缪XX之妻梅XX的医疗事件,虽经上海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最终鉴定为非医疗事故,但上海市东方医院有关医务人员给缪XX注射益钙宁时剂量超出处方量一倍属失误的事实存在,上海市东方医院对此亦应承担相应责任,可予酌情补偿。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赔偿经济损失23000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53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维持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1997)浦民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

二、      上海市东方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一次性给付缪XX经济补偿款人民币3000元整;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930元,由缪XX与上海市东方医院各半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长 刘XX

                                      代理审判员俞  X

                                      代理审判员马  X

                                      000XXXX

 

【律师提示】

    案例一的上诉人系原审原告即患者陈XX,在被上诉人处奉贤中心医院就诊时由于医务人员的过错,经鉴定结论为,医院对陈的医疗事故为三级甲等医疗技术事故,并导致九级伤残。所以二审法院判令医院方增付陈XX相应费用,是正确的。

案例二的当事人梅XX,在被上诉人处上海市东方医院就诊时,发生医疗损害纠纷。经鉴定结论为,医院方医务人员不属医疗事故,故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医方用药有失误表现,所以判令医疗机构给付上诉人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此处是运用适当补偿的办法。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国务院第351号令,200291日实施)(节录)

4条 根据对患者人身造成的损害程度,医疗事故分为四级:

    一级医疗事故:造成患者死亡、重度残疾。

    二级医疗事故:造成患者中度残疾、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严重功能障碍。

三级医疗事故:造成患者轻度残疾、器官组织损伤导致一般功能障碍。

四级医疗事故:造成患者明显人身损害的其他后果的。

具体分级标准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15条 发生或发现医疗过失行为,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避免或者减轻对患者身体健康的损害,防止损害的扩大。

另参考:《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2008624日修订并实施)第2-41288

 

 

——摘自《侵权责任法理解与办案全书》,法律出版社出版,主编:万文志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赵尚晓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