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担保纠纷】私募投资收益承诺担保函可视为保证合同,投资人可依此取得投资收益

[日期:2016-09-18] 来源:法院网  作者:佚名 [字体: ]

【判决要点】

承诺担保函并非独立担保,其依附于融信中心延期承诺函,其担保的债务为魏某某在入伙协议书的出资及收益。魏某某与永顺公司、胡国开之间建立保证合同关系,该保证合同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等强制性规定,依法有效。被告应偿还原告相关本金、利息损失。

案号:(2015)石民(商)初字第2391号;(2016)京01民终4146号

审理法院: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魏某某

被告:安徽某某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胡国开

【案情简述】

2013年8月23日,原告魏某某与第三人北京某某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融信基金)签署融信中心A1类入伙协议书。魏某某认缴出资100万元,成为融信中心有限合伙人。协议中约定,A1类合伙人预期年化收益(税后)12.5%。原告为了赚取固定收益,于2013年向该中心支付100万元。并自2013年9月2日起,陆续收到固定收益。被告永顺公司、胡国开于2014年10月17日向魏某某出具延期承诺担保函,承诺偿还其的全部本金及利息。同时,被告承诺2014年11月起分期偿还全部本金、利息和罚息。该承诺在《承诺担保函》第五条中明确约定,被告永顺公司及董事长胡国开本人名下所有财产对此还款计划进行担保,并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后双方就纠纷条款商议无效,原告因此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履行担保合同,偿还原告的本金、利息及罚息。

被告永顺公司、胡国开认为:魏某某的诉请缺乏基础法律关系的支持,所举承诺担保函因无法证明魏某某以债权人身份与第三方存在主债权合同关系而无效。魏某某举证的承诺担保函,属于从合同,其因缺失担保指向的主债权合同法律关系而依法无效。魏某某诉讼主体不适格,其将与第三方的合伙投资法律关系混淆为与永顺公司、胡国开的借贷担保法律关系,将预期收益率混淆为利息,于法无据。魏某某举证的承诺担保函,因缺失主合同法律关系而属于独立担保,依法自始无效。

【法院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规定,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从本案承诺担保函内容看,对担保的金额、保证担保的方式、担保的范围、履行债务的期限等保证合同要素均作出了明确约定。而独立担保是指担保人以担保负有债务的第三人的给付为目的,根据受益人的简单要求即向其支付一定款项,同时放弃对担保受益人与主债务人之间债务关系存在性、有效性和可强制性的抗辩权的担保。具体到本案,承诺担保函并非独立担保,其依附于融信中心延期承诺函,其担保的债务为魏某某在入伙协议书的出资及收益。魏某某与永顺公司、胡国开之间建立保证合同关系,该保证合同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等强制性规定,依法有效。被告应偿还原告相关本金、利息损失。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各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是被告永顺公司是否应依其出具的延期承诺函及承诺担保函等的约定,向原告魏某某支付约定款项。永顺公司上诉主张,魏某某系以出资入伙的方式将100万元投入到融信中心,该投资不是债权,永顺公司出具的承诺担保函也不是对投资款的担保,系独立担保,自始无效。

对此本院认为,虽然魏某某与融信中心签署了入伙协议成为有限合伙人,但基金认购确认函载明了具体的收益率和收益分配时间,并约定投资期满后10个工作日内,融信中心需兑付魏某某投资本金及收益,表明投资入伙期满后,融信中心负有支付投资本金及收益的义务。而融信中心和永顺公司于魏某某投资入伙期满后,共同向魏某某出具的延期承诺函,也明确写明应向魏某某兑付投资本金和利息。根据延期承诺函所载内容,融信中心对向魏某某支付投资本金及利息、逾期利息等事宜是知晓的,且和永顺公司共同向魏某某出具了延期承诺函,表明其认可将魏某某所投本金及相应利息予以偿还,永顺公司在承诺担保函中承诺偿还的本金、利息与入伙协议以及延期承诺函中的数额并不相冲突,系对融信中心对魏某某所负债务提供的担保,其并非独立的无根据的担保承诺,故本院对永顺公司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此外,本案系保证合同纠纷,融信中心是于魏某某投资入伙期满后,向魏某某出具延期承诺函,约定向魏某某支付投资本金和利息,永顺公司亦基于上述延期承诺函和承诺担保函就融信中心债务承担担保责任,与入伙协议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入伙协议是否有效不影响永顺公司就本案承担担保责任。永顺公司上述主张缺乏依据,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鸿运国际手机客户端

本案案情较为复杂,牵扯到了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人的投资入伙协议效力、投资收益、延期承诺函与承诺担保函的效力等问题。本案中,原告作为有限合伙人投资了融信基金的私募基金,融信基金对原告做出了投资收益的承诺。若本案原告主张的不是担保责任,而是向融信基金主张投资的本金利息回报,则因为法律规定私募基金不能对投资人做出保本保收益的承诺,所以按照资本市场风险共担的原则,若该项目未产生收益原告的本金利息则难以保障。

但本案中,原告并没有选择投资回报作为诉由,而是选择了以担保合同作为诉由。在项目回报延迟支付之时,第三人融信基金向原告出具了延期承诺函,与此同时,被告基于该延期承诺函向原告出具了承诺担保函。此时,承诺担保函的成立与否,就仅取决于延期承诺函的效力,而非最初私募基金入伙协议的效力。对于该观点,一审和二审法院均给出了一致的认可。即,本案为担保合同纠纷,原入伙协议的有效性不影响担保合同的效力。原告基于担保合同主张的相应金额,均在担保合同中进行了明确具体的约定,该担保合同已经具有了担保合同成立的各项要件,因此被告应当对原告承担相应的担保责任。

因此,面对同样的纠纷,当事人如何选择诉由以及权力基础,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案件最终的判决结果。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陈怡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19 | 阅读:
相关新闻       保证合同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