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股权融资】股权回购,还是股权转让,你分清了吗?记一宗因“隐形第三者”插足的离奇股权纠纷

[日期:2016-08-08] 来源:  作者:佚名513 [字体: ]

   【导读有限公司股东、高管在商事活动中,会根据公司的具体经营情况、行业发展前景,以及决策管理层的实际经营效益来对后期的投资方向作出预估,并进一步作出投资选择——继续持股以期远利&及时转股以获回报。本案正是股东在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时选择及时“抽身”,但因当事人混淆了股权转让与股权回购的关系,在股份转让以实现回报的过程中发生了一系列纠纷。幸而在律师的及时帮助下,这次纠纷方有惊无险地得到化解。

 一、案情简要

张三与李四系夫妻,二人在2010年成立了帆潼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帆潼公司),注册资本为50万人民币,工商登记中“张三为该公司董事长(持股80%),李四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持股20%)。”201412月,张三与李四商议,为扩大公司经营业,选择与朋友何甲(授权其女何小甲,好友张乙为实际股权登记人)等好友进行股权融资,并以何小甲、张乙的名义与帆潼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书》,约定:帆潼公司将30%的股份以每股人民币0.9元,共计27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何小甲、张乙,且二人具体的持股比例为20%10%。融资后,帆潼公司的股权结构为张三持股30%、李四持股10%、何小甲持股20%、张乙持股10%,另有其他三个股东共计持股30%。帆潼公司投资前估值900万元。随后,何小甲、张乙二人将股份转让款270万元支付至帆潼公司账户,且帆潼公司出具股权转让款收条,李四作为经办人在收条上签字。

2015年7月初,因公司经营状况不佳,没有达到股东们的预期投资效益,故何甲决定转让股份以回报投资,退出公司经营,并同时以自己的名义、何小甲与张乙的名义分别与帆潼公司、张三与李四达成《退股协议书》、《股份转让协议书》,并在第一笔回购款项上约定(注:收条上同时有帆潼公司签章与法定代表人李四的签字:分三期支付,共计价款245万元。2015年七月底,经股东会决议并向市场监督管理局完成股权变更登记,该公司股权结构调整为张三60%、李四10%,其他三个股东持股不变,仍共计持股30%。最后,因帆潼公司与张三、李四只支付了第一期款项,拖欠第二、三期款项而引发纠纷,被何小甲、张乙(以下简称“两原告”)诉至法院。本案历经两级法院审理终结,虽二审法院维持判决,认定帆潼公司、张三与李四对两原告承担连带责任,但其认定的事实和依据却截然不同,也成为了本案的一大亮点。

  二、案件焦点

(一)张三、李四、帆潼公司与代持股人何小甲、张乙之间系股权回购还是股权转让,与此对应债务主体如何?

明晰股份转让关系的性质是本案第一个关键,因为它决定了第二、三期股权转让款的债务主体是帆潼公司(全体股东承担)还是张三个人。对于帆潼公司的经营人张三与李四来说,这直接决定了他们是独立对外承担债务,还是以作为该公司股东之一的角色来承担购买股款的债务。事实上,二人在股权融资过程中曾多次混淆股权转让与股权回购的法律关系,并先后与何甲签订《退股协议书》,与何小甲、张乙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书》,在第一期股款收条上以“股权回购”载明付款性质,同时具有公司公章与法定代表人李四个人“支付人签字”。

法院认定:一审法院在审判中亦混淆了股权转让与股权回购的法律关系,在认定帆潼公司承担股权回购付款义务的同时,又判决张三、李四承担股权回购款的付款义务,故最终认定三被告承担连带责任。基于此,二审法院在判决书中明确了张三通过帆潼公司(及其公司账户)名义与何小甲、张乙之间的股权交易系股权转让法律关系而非股权回购法律关系,并有股东之间股权转让的股东会决议和股权变更登记佐证。故二审法院首先认为,张三作为股权转让的受让方应向转让方两原告支付股权对价款。

(二)何甲与帆潼公司签订的《退股协议书》,与何小甲、张乙和帆潼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以哪个为主要证据?为什么?

在庭审过程中,根据双方的陈述与举证情况,我们得知何甲、两原告与三被告之间事实上存在两份协议,一份是何甲作为股东何小甲、张乙代持股人与帆潼公司所签的《退股协议书》,一份是实际股东何小甲、张乙与张三所签的《股权转让协议书》。前者为本案“隐名股东”(又称“实际出资人”)何甲与公司所签的股权回购协议,即对于拖欠的股款而言,帆潼公司(即出两原告之外的全体股东)为债务人,何甲为实际债权人。后者为本案显明股东(又称”名义股东”)何小甲、张乙与股东张三所签的有限公司内部股权转让协议,对于欠款而言,张三为债务人,何小甲与张乙为债权人。那么对于代持股法律关系引起的商事交易,究竟以那个为准呢?

依据引入:根据《公司法》及其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实际出资人何甲虽然基于代持股协议可以主张投资收益归自己所有,但名义股东在公司的经营过程中才是真正的股东,享有作为公司股东的经营权利,处分名义上的股权。但为了限制这种情况的不利后果,《公司法司法解释(三)》仅给予了实际出资人可主张“无权处分”的保护。

法院认定:正是基于上述法律规定,二审法院在判决中认为股权回购关系根本不存在,《退股协议书》中进行交易的”隐名股东“不符合股权回购关系的主体资格。“被告对其主张的股权回购事实,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两原告就此事对何甲进行了授权”,故在股权交易过程中,应以《股权转让协议书》为主要证据,并就此确定法律关系。

(三)第一期股款支付收条上的帆潼公司签章与李四签字的行为如何认定?

本案一审、二审均是认定三被告对两原告的股权转让款的后两期债务承担连带责任,但上述分析中法院确认为股东之间的股权转让关系,仅认定张三作为股权受人方应该承担支付对价款义务,那么李四与帆潼公司又为何要对股权转让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呢?

法院认定:一审法院在法律关系定性上存在一定错误,认为本案为股权回购交易,帆潼公司为股权回购的债务人,而“张三、李四在收条上签字确认债务的行为,系对自身合法权利的有效处分,故应按约履行相应付款义务,在未按期支付对价款时,应承当相应违约责任。”二审法院在纠正法律关系定性的基础上,进一步清晰指明张三为股权转让交易中的债务人,而帆潼公司、李四在收条上分别盖章、签字的行为构成债的加入,且有第一期股款实际支付情况为证——帆潼公司(从公司账户支出)、张三与李四(通过微信支付)共同支付给两原告第一期股款。故两原告有权要求三被告就相关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三、律师点评 

  1、公司高管、股东不懂股权回购与股权转让,行吗?

显然不行。本案若站在公司实际经营人张三与李四的角度而言,判决结果对其极为不利的。因其在股权交易过程中,混淆了股权回购与股权转让的法律关系,造成原本欲以股权回购方式处理何小甲、张乙投资回报的打算破灭,加重了自身的债务。这是为什么呢?试想,若张三与李四之前能够明晰股权回购法律关系,并提前促成相关条件,以本案为例,先让何甲(实际出资人)获得何小甲、张乙的授权,或者直接以公司名义与何小甲、张乙签订股权回购协议,并完成股权回购后的相关程序事项,便能以公司的资金作为债款购入何小甲、张乙的股权,如此一来通过其他三个股东(共计持股30%)的分担,便减少了支付股权转让款的压力。基于公司经营状况出现困难,其个人购得的股权能够产生的效益便大打折扣,无疑为自己平添更多经营风险。故作为公司高管或股东,需明晰股权回购与股权转让之间的区别,才能有效避免相关经营风险,减少自己的投资损失。

2、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谁更有权?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公布与实施,有效弥补了代持股协议的盲区,对实际出资人的权益,有了较为明确的保护。但名义股东的权利,在公司经营过程中,仍是远超过实际出资人的;尽管本案中,张三与李四为代表的公司管理层对何甲这个实际出资人有着清楚的认识与交流,但股权交易过程中,仍忽视了何小甲与张乙作为名义股东的实际权利,在其没有获得授权的情况下,张三、李四以公司的名义直接与何甲进行股权回购交易,导致交易风险最终发生。应该说,《退股协议书》与股权回购的法律事实被否决,正是名义股东与实际出资人在商场中进行权利较量的见证。

3、什么是债的加入?与债务承担的区分?

所谓债的加入,是指第三人与债权人、债务人达成三方协议,或者第三人与债权人达成双方协议,亦或第三人向债权人单方承诺由第三人履行债务人的债务的行为。通常债的加入,又可称为不免责的债务承担或并存的债务承担,系债务承担的一种,对应免责的债务承担(又称“代为履行”)。并存的债务承担则指第三人与债权人明确约定代履行义务并不免去债务人的原债务(由其共同承担债务),或者第三人在加入债务时对原债务人是否退出债权债务关系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最为常见,本案亦属此类情况)。

另外,在债的加入关系中,除明确约定第三人加入原债务时仅承担的一定比例或份额之外,第三人的债务加入通常构成第三人与原债务人就相关债务的连带责任。本案中,张三与李四作为公司管理者,在混淆股权回购与股权转让关系的前提下,使帆潼公司与李四不自主地(通过签章和实际支付)加入到了张三受让何小甲、张乙的股权转让债务中,对公司与管理层来说,加重了自身的偿债风险。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第七十一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七十四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股东会该项决议投反对票的股东可以请求公司按照合理的价格收购其股权:

(一)公司连续五年不向股东分配利润,而公司该五年连续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规定的分配利润条件的;

(二)公司合并、分立、转让主要财产的;

(三)公司章程规定的营业期限届满或者章程规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现,股东会会议通过决议修改章程使公司存续的。

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六十日内,股东与公司不能达成股权收购协议的,股东可以自股东会会议决议通过之日起九十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主办律师:浦月春

行文编辑:万官典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万官典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19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