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争夺战:未获得商标注册 三个诉讼官司 鹿死谁手变数重重

[日期:2016-06-23]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字体: ]

这应该是新一季《中国好声音》正式开播前,大多数人的感受。而造成这种感受的原因,不是因为节目嘉宾或赛制安排,而是围绕性新一季《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或标识引发的法律大战。

那么,《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名称到底归属何方?浙江卫视或灿星公司还能否在新的节目中包含前述五个字样?国内的综艺节目引进与创新又该如何平衡?

错综复杂:一个节目名称归属引发两地三个官司

截止目前,围绕《中国好声音》已经引发多轮次法律纠纷,两起案件在北京,一起案件在香港。

其中,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庭针对56“The Voice of…”商标持有者及The Voice选秀栏目原创者荷兰Talpa公司提交的《宣告式救济和禁制救济申请书》,基于612日全日的香港聆讯,于622日作出裁决:驳回Talpa对其拥有中国好声音五个中文字节目名称的宣告要求,驳回Talpa对临时禁制SCML/梦响(以及通过其临时禁制灿星和浙江卫视)使用中国好声音五个中文字节目名称(以及制作新节目)的救济请求。

事实上,在此仲裁案之前,Talpa公司在20163月,将梦想强音文化传播(上海)有限公司、北京正议天下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诉至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就后两者未经允许使用其商标开展的第五季《中国好声音》全国海选活动,提起商标侵权诉讼并索赔300万。

此外,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唐德公司)基于2016128日,与Talpa公司签署的节目模式许可合同及授权书,获得独家授权在五年期限内在中国区域(含港澳台地区)内独家开发、制作、宣传和播出第5-8中国好声音节目,并行使与中国好声音节目相关知识产权的独占使用许可。

因此,唐德公司于67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申请诉前保全(诉前禁令),请求法院责令被申请人上海灿星公司和世纪丽亮公司立即停止在歌唱比赛选秀节目的宣传、推广、海选、广告招商、节目制作或播出时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的节目名称,以及使用浙江唐德公司的第G1098388号和第G1089326号注册商标和涉案节目标识一、二。

此诉前禁令于620日获得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支持。根据法院裁定,本裁定送达后立即执行。唐德公司应当在本裁定送达之日起三十日内起诉,逾期不起诉的,法院将解除保全。

根据法律规定,灿星公司可以就此裁定申请复议,其是否已提起复议,我们尚不得知。

不过,就《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引发的争议来说,虽然香港国际仲裁中心驳回了Talpa公司的仲裁请求,但是,灿星公司制作的节目能否使用《中国好声音》或《2016中国好声音》还存在一定的变数。

商标归属:中国好声音历时4年未获得商标注册

仅就《中国好声音》在国内的商标注册来看,商标局网站(中国商标网)查询结果显示,截止2016623日,共有26件商标申请,从商标法律状态看,25件商标已无效,1件商标处于申请中状态。

从申请人来说,除去灿星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梦想强音公司外,还有浙江卫视关联公司浙江蓝巨星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或个人提交了申请。申请时间从2012年至2016年均有。

其中,浙江卫视关联公司浙江蓝巨星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是在2016128日提交了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商标注册申请。

而造成中国好声音在过去4年间未获得一件商标或商标注册被无效,究其原因在于,根据商标法及商标注册审查标准等规定,含有中国字样的商标审查标准较高,一般很难获得核准。

根据Talpa公司与灿星公司第1-4季的节目模式许可合同的知识产权条款均约定,中国好声音的制成节目和节目模式构成要素,包括节目名称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和节目标识(无论注册与否),其知识产权都归属Talpa公司。

但是,如果节目名称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本身无法获得商标注册,相当于无法获得知识产权保护,那么,也就不存在该知识产权到底该归属Talpa公司,还是灿星公司或浙江卫视的争议。

纠纷焦点:内容改变节目名称能否继续延用是关键

事实上,根据新一季《中国好声音》或《2016中国好声音》的节目策划及曝光的信息,除去节目名称外,在赛制、形式等方面均与前四季好声音不一致。

那么,当前围绕《中国好声音》引发的争议焦点在于,在赛制、内容发生全新变化后,灿星公司或浙江卫视能否继续使用《中国好声音》这一节目名称。

根据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诉前保全裁定,法院认为,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被认定为电视文娱节目及其制作服务类的知名服务特有名称,存在较大可能性。Talpa公司拥有有关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节目名称权益的可能性较大。

而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

因此,新一季浙江卫视《中国好声音》或《2016中国好声音》会否使观众误认为是前四季《中国好声音》,也是当前纠纷的焦点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从网上披露的一些信息或画面来看,虽然,浙江卫视《2016中国好声音》节目名称中包含了中国好声音字样,但从标识到内容,从赛制到流程,可能都有巨大变化。

如果从对外宣传到最终播放,均于前四季节目有显著区别,不会让观众产生误认,那么,浙江卫视或灿星公司能否继续使用中国好声音字样呢?

类似的是,金庸写了部《天龙八部》,古龙还能不能写一部同名但内容不同的作品呢?

不论最终结果如何,这次由《中国好声音》栏目名称之争引发的法律争议,再次将知识产权或原创推向了前台,唐德公司为申请诉前禁令缴纳了1.3亿元保证金,这足以说明一部优秀的原创栏目或内容的所蕴含的价值或含金量。

国内综艺节目在走了多年引进之路之后,啥时候能成为被引进对象,也是对国内综艺节目原创能力的重大考验。

唐德交了一亿三的保全费让灿星遭遇最大危机

唐德影视选在《2016中国好声音》首录之时发难,并交了1.3亿的保全费给了灿星一记重击。但是此次诉讼也只是禁止灿星继续使用中国好声音的字样,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电视节目模式的问题。

唐德影视选在《2016中国好声音》首录之时发难,并交了1.3亿的保全费给了灿星一记重击。但是此次诉讼也只是禁止灿星继续使用中国好声音的字样,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电视节目模式的问题。这或许意味着后续还有更大的撕逼。
这个夏天,我们极有可能将不再看到一台叫做《中国好声音》的歌唱类综艺节目。

因为就在昨晚2120分,根据浙江唐德影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德公司)申请,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作出行为保全裁定,责令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及其相关方,立即停止在歌唱比赛选秀节目的宣传、推广、海选、广告招商、节目制作过程中使用包含中国好声音“The Voice of China”字样的节目名称和相关注册商标。

事发突然,灿星副总裁陆伟今晨一句正在申请行政复议,甚至把司法复议的法律概念都混淆了,恰恰暴露了灿星方面没有做好充足的应对准备。

与之相反,唐德影视显然有备而来,今日晚间,唐德影视公告称已经于617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供了3000万现金担保,并后续再提供一亿元的责任担保函。

作为获得中国好声音节目模式正版授权的唐德影视,显然已经不能忍受灿星号称原创正版的《2016中国好声音》的各种擦边球行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唐德此次并没有将播出平台浙江卫视连带告上法庭。

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今日向数娱梦工厂表示,复议也不影响昨天那个裁定的执行,就本案来看出现逆转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这种的诉讼也只是禁止灿星继续使用中国好声音的字样,这不影响灿星录制的节目彻底改名后播出,也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电视节目模式的问题。

离原定的715日播出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灿星或许将不得不更名。而此刻,至始至终不表态的浙江卫视再次选择沉默。数娱梦工厂今日也联系了浙江卫视总监王俊,但是截稿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唐德选在《2016中国好声音》首录之时发难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裁决,621日,灿星副总裁陆伟的朋友圈里晒出了一张灿星制作团队与《2016中国好声音》四位导师的合影,并配了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的文字。同时,他还晒出了自己的体重,只有60.4公斤,并称:一天干十几件事情还要打仗,果然很减脂啊!

但其实,坦白讲,这样的战争陆伟从年初就开始不断经历。只是就在《2016中国好声音》顺利开始录播之际,这根弦似乎松了。

回顾前情,我们就发现早在今年1月,在与唐德影视签署了合作意向书之后,荷兰Talpa公司收回了灿星制作《The Voice of...》节目在中国的独家制播权。122日,荷兰Talpa在香港申请禁止灿星公司继续制作播放《中国好声音》第五季,获得香港高等法院准许。但事实上,节目模式之争并未就此了结。

灿星制作曾公开表示,《中国好声音》的中文节目名称与节目品牌由灿星公司与浙江卫视共同拥有,荷兰Talpa无权授权任何一方制作名为《中国好声音》的节目,灿星公司保留自主研发、原创制作《中国好声音》节目的权利。

随后,灿星制作就煞费苦心地对《中国好声音》做了不少小手术,比如启用全新Logo,将原来的手拿话筒举“V”标志,变为了具有金属质感的“V”造型;把节目英文名改成了“sing China!”,在最近曝光的录制片段中,又发现导师转椅被换成了战车

如此种种行为,显然是荷兰talpa公司和唐德影视不能容忍的。唐德影视相关人士表示,之所以此时提起诉讼,是因为灿星所谓的原创完全没诚意,我们赞赏灿星他们做原创名字和原创模式的节目,这个谁也限制不了,但灿星要尊重我们的知识产权,灿星只有改名,做一个原创名称、原创模式,且不能声称与中国好声音有任何联系的新节目。

唐德认为,灿星想要将节目继续做下去,只能把刚刚录好的第一期节目做调整:就是剪喽,把涉及节目名称的替换掉喽,技术是可能的,把口播部分替换掉,要花很多功夫去修改,但后果是他们应该承担的。

改名回旋空间多大?

不过,涉及改名问题,在综艺节目中也不乏先例。比如原来的《非诚勿扰》就改成了《缘来非诚勿扰》,那么灿星是否还有很大的回旋空间?因为毕竟浙江卫视旗下的蓝巨星已经注册成功了好声音商标。

对此,唐德相关人士透露,称他们正在跟版权方申请灿星之前申请中国好声音以及蓝巨星申请的好声音的版权都属于无效版权。唐德之所以这么有信心能解决商标问题是因为,talpa现在手上有个灿星的一个承诺函,灿星是承诺不注册相关商标的。但实际上他们去注册了,而且让蓝巨星也去注册了。当时荷兰公司是有提出异议的,但灿星当时的解释是这是保护性注册,而且合作结束后承诺归还。

数娱梦工厂到商标局的官网查询发现,灿星申请中国好声音 The Voice of China”注册了很多品类,很多都是在2013年提出申请,2014年遭到驳回,而2015年还在申请复审之中。

唐德认为,一旦中国好声音的商标问题解决之后,灿星会更加被动,因为按照协议,这个中国好声音的商标要还给荷兰人,如果他们是诚恳地做他们的原创节目,那么就去做好了,不要打那么多擦边球。唐德称。

不过,一旦灿星真的将好声音更名,问题似乎也迎刃而解。律师称,唐德现在采取的措施是最直接也最简单的步骤,但这个道路只是让法院支持它关于商业标识上使用的问题。这个案子即便灿星败诉,一旦他把中国好声音改名,换成其他的,他原来的节目可以继续录下去,继续播出。

那么,浙江卫视会播一档英文叫“sing,china”,中文不带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吗?而且还不能去谈和前几届关系。

唐德的保全,能撬动灿星浙江卫视的捆绑吗?

对于唐德的保全申请和法院的裁定,《2016中国好声音》能否顺利播出成为最大的悬案。对此,陆伟对数娱梦工厂坚称会如期播出。

眼下,既不能违反法院的裁定,又要保证《中国好声音》如期播出,突破口只有浙江卫视了。

如果浙江卫视更换节目制作方的话,《中国好声音》则可以按照计划跟观众见面,因为好声音的商标权属于浙江卫视,只要唐德影视不起诉浙江卫视,这档节目还有可能继续播出。

唐德没有将节目制作方灿星和节目播出方浙江卫视作为同一被告申请保全,显然是在为合作继续抛橄榄枝,另一方面,唐德方面表示,从法理上讲,浙江卫视只是播出方,行为上还没有播,也不参与节目的海选,也不参与宣传,这个时候如果对他们诉讼的话是没有意义的。而且唐德也相信在法院做出诉前保全裁定后,浙江卫视不会做出侵权的行为。

不过,浙江卫视目前的态度依然很不明确,但从对外活动上可以看出,浙江卫视在工作是配合灿星的,比如组织的春季节目推荐会,田明出席并演讲;最近的好声音发布会,浙江卫视的相关领导也去了,但没有发声。这或许也是唐德依然希望力争合作的原因。

唐德的算盘很明显,因为团队组建等原因,唐德跟荷兰Talpa公司合作的正版《中国好声音》节目落地大约会在明年。这显然明显落后于灿星版,所以有必要以正视听

2016上海电视节上,田明称灿星2016年的净利润可能会超过10亿,其中《中国好声音》的贡献比例可能不会下降,因为这档节目本身创造的价值也会在增长之中。不过如此反复折腾,或已很难再去挽回本已在走下坡路的《中国好声音》节目。

陆伟称灿星正在等待法院的复议结果,目前《中国好声音2016》原定的播出时间为715日,陆伟称复议结果肯定会在715日前出来。

如果法院的复议结果还是支持唐德呢?

等结果出来再定。陆伟的回复称。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闫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02 | 阅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海耀法律顾问法务外包部:上海市知名专业律师事务所,企业公司常年法律顾问法务外包,防范控制风险,规章制度,纠纷处理,法律顾问,风险防范 ---上海律师事务所全国法律热线:400-600-1705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东方世纪大厦7楼A-D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