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刑事辩护】周若蒙律师就金某涉嫌非法经营案出具二审辩护词

[日期:2017-07-05] 来源:  作者:佚名4321 [字体: ]

金 某 涉 嫌 非 法 经 营 案

       

 

尊敬的审判长:

 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犯罪嫌疑人 金某 及其家属的委托,指派 周若蒙 律师担任其上诉阶段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辩护人依法会见了被告人、查阅了案卷,现依据本案事实,结合庭审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供法庭参考:

 

一、本案存在两个相互独立的业务团队,金某应仅就其所在业务团队的犯罪情节承担责任,而不应对本案全部情节负责

依据案卷笔录,本案中实际操作某财金业务的有两个团队,其一是刘某公司下以金某、金某为首的业务团队,其二是余某来公司共同参与某财金业务的业务员团队。在刘某公司业务团队人员的笔录中,对于团队人员组成的供述完全一致,且均不知晓余某来公司下其他业务员的存在。同样的,在余某来公司业务员王某、冯某的笔录中,其也仅认识刘某,而不知晓金某等公司其他业务人员的具体信息。

同时,依据余某来、王某的讯问笔录以及一审庭审笔录,刘某、王某两人系属余某来及其业务员发展的客户。刘某、王某入金金额高达140余万元,而金某所在团队相关人员的笔录均供述其某财金涉案金额大概只有数千至数万元不等,业务量不大。所以,可以认为,对于该等客户情况,金某所在团队确不知晓,故在相关笔录中也未有任何反映。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上述两个团队人员组成明确,业务相互独立,不同团队的业务人员之间无任何往来,对于客户信息也无任何交流。

综上,鉴于本案数笔某财金业务,系有两个团队分别完成。而金某作为其所在团队的业务经理,对于另一团队如王某、冯某等余某来公司的业务员,并未进行任何招聘、管理或培训工作,而对于另一团队的客户也不可能参与维护。甚至,在一审庭审中已经证实,金某与余某来在案发前也互不认识。所以,上述情节均足以认定,在本案中金某仅参与了部分非法经营业务,故其应当仅就个人所在团队的业务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虽认定金某为从犯,但同时认定金某应对全部的非法经营业务负责,实属不当,应予改判。

 

二、金某所在业务团队犯罪情节明显较轻,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可与金某所述情节相互印证

从提成换算看,金某截至案发前业务提成总额为3000余元,提成依据是以其团队客户每交易一手提50元计算。即使认为该3000元全部都是“某财金”提成,则金某所涉客户的交易手数仅为60手。而司法鉴定意见书中认定的交易手数为2010手,远远超过金某客户应有的交易手数。即使去除可确定为另一团队客户的刘某、王某两人的交易手数(共1931手),也尚余79手,依旧多于金某应有提成额度。因此,该等数据恰可证实,金某所在团队只为司法鉴定意见书所载的部分客户提供了服务,不可能及于全部。

    从客户组成看,依据本案相关笔录及嫌疑人的当庭确认,在司法鉴定意见书所载的29个账户中,杨某、余某来、冯某、高某、金某、周某等6人原本就是参与操作某财金的业务人员,不应被认定为被害人。另涉案人员笔录,刘某、王某2人可确认为其他团队客户,与金某无关。而在剩余21个账户中,可经由案卷笔录确认属金某所在团队客户的,仅林某、李某2人,余下19人除今日金某当庭确认的数人外,余者究竟是余某来公司其他业务员、其他业务团队的客户还是相关业务员拉拢的亲属朋友,无法直接认定。该等情节也足以反映,司法鉴定意见书所载29个帐户,并非全部由金某所在团队负责。

从业务量看,如果以客户入金和交易情况计算,确认非金某所在团队的刘某、王某入金金额为1465855.5元,占入金总额96%;平单手数1931手,占平单手数总额96%;交易金额为1264200元,占交易总额98%。换言之,即使将除刘某、王某以外其余人员,全部认定为金某所在团队客户,其业务量也仅占2%-4%,故在整个某财金的非法经营业务中,金某所在团队的业务量也只占极小的比重。

  

三、一审对于主从犯的量刑有失平衡,望法庭充分考虑金某个人情况,给予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在余某来、金某均有减轻情节的情况下,原审判决最终判处主犯余某来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判处从犯金某有期徒刑2年。虽然从表面看,有期徒刑量刑上主犯余某来确实重于从犯金某,但在刑罚的实际执行效果上,主犯明显较从犯畸轻。

缓刑虽然只是刑罚的执行制度而非刑罚,然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缓刑的适用前提是认为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方可宣告。本案中,金某到案后对于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有切实的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同时其是公司正常途径招聘的业务人员,不同于两名主犯参与案件的整体策划和安排,且在犯罪过程中参与情节实际不多,因此,如果认为对于主犯适用缓刑不致危害社会,那么从合理量刑的角度出发,对于情节更加轻微,认罪悔罪态度也无二致的从犯更应适用缓刑甚至免予刑事处罚。否则,是否系予认定本案中从犯的危害性更重于主犯,这明显与事实不符。

此外,金某家庭所在某国家级贫困县,其作为家中好不容易培养出的唯一的大学生,一直身负改变家庭生活环境的重担。公司业务经理的职务,对金某而言是一个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虽然工作内容已然触犯了刑法,但对金某而言,其本意只是想认真工作,在上海立足,然后好赚更多的钱贴补家用,其只是赚取工资报酬,而并未积极主动牟取非法利益。

对此,望法院能充分考虑金某确属初犯,且无任何主观恶性,而一个农村家庭培养出一个大学生实属不易,建议能对其免予刑事处罚或处缓刑。

 

上述辩护意见,请法庭予以采纳。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周若蒙  律师

2013219

 


 

代理律师:周若蒙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 合伙人

周若蒙律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先后获得该校学士、硕士学位,毕业之前就在海耀律师事务所进行实习,2011年获评“海耀之星”

周若蒙律师硕士研究方向为刑事法律实务与经济犯罪,自执业以来,已承办多起较具影响力的刑事案件,如某跨国枪支走私案、某区首例特大电信诈骗案、某全国性非法经营案等,并成功为多名犯罪嫌疑人争取减刑乃至免予刑事处罚。

同时,周若蒙律师专注于公司业务风控,在民商事争端解决领域有较为丰富经验。其目前正为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提供法律顾问服务,并在多起诉讼和非诉讼业务中,为顾问单位挽回巨额损失。

主要专业领域:经济合同、争端解决、刑事辩护

 

如您刑事辩护等方面的问题需要咨询,欢迎登录上海刑事辩护法律咨询律师在线

海耀律所电话:400-600-1705  021-51028066

海耀律所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7A-D

责任编辑: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陈怡然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