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装修工坠落故障电梯导致重度伤残 陈红梅律师:商场.雇主.发包人应分别承担安保管理.工伤.违法发包之赔偿责任

一审代理词

[日期:2017-06-20] 来源:海耀所  作者:陈红梅律师 [字体: ]

【案情简介】

2012年11月初,原告曹维平经黄某某介绍为装潢公司老板吴某承接的崇明八一商业广场A餐厅的装饰工程做木工。2012年11月11日晚,被安排在八一广场四楼工地住宿的原告在四楼走进故障电梯时从13米高空跌落至停在底楼的电梯轿厢顶部,直至次日凌晨5点左右始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抢救,虽经医院极力抢救后保住性命,但仍落下终身残疾。2013年8月19日,原告的伤情被司法鉴定为颅脑、胸部等外伤,后遗右侧肢体偏瘫、中度混合性失语、双侧5根肋骨骨折,分别相当于道路交通事故三级、六级、十级伤残。虽然在原告受伤以后,八一广场电梯的管理者B投资公司、A餐厅老板范某、C装潢公司老板吴某一共向委托人支付了30多万元现金,但比起原告的巨额医疗费等费用也只是杯水车薪。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海耀陈红梅律师接受原告的委托将投资改建八一广场的B投资公司、A餐厅老板范某、装潢公司老板吴某分别作为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向崇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尊敬的审判长: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原告曹维平法定代理人杨新的委托,指派本所律师陈红梅、章悦悦担任原告曹维平的代理人参加本次诉讼。在接受委托后,代理人向当事人、相关知情人及公安机关进行了走访调查,了解了案件的基本事实,并全程参与了法庭调查活动,对案件的情况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现根据本案基本事实,结合相关鸿运国际官网,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被告一长期怠于履行电梯管理人责任,对自身安全管理责任的漠视,是导致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

经过法庭调查,通过双方充分的举证、质证和相关证人出庭作证、法庭询问,本案的基本事实逐渐清晰并足以认定:

事故电梯为经相关部门于2012年2月13日审批后已被停用的电梯。被告一作为电梯的管理人继续使用已被停用的电梯,违反了国务院《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

根据法庭调查,事发现场位于“八一广场”,该大楼原属自动化仪表厂七厂,自2012年6月起,被告一整体承租了该大楼,将大楼改建成商业广场。故自2012年6月起,被告一作为该大楼的物业管理人,对大楼包括事故电梯在内的公用设施,承担管理责任。

法庭调查中经过双方质证的关于事故电梯在2012年2月13日报批停用的《特种设备变更登记表》,该事故电梯自2012年2月13日即告停用。被告一先以“不知晓该份登记表的存在”做为自身怠于行使管理责任辩护的理由,后又称事故电梯“是准备更换的”电梯,前后矛盾,理由苍白。

从经过双方质证认可的现场照片可以看出,这台老旧失修的电梯,漆面已满是斑驳,电梯里悬挂的安全检验合格证上清晰可见“下次检验时间为2012年1月”的字样。国家质量监督总局2009年颁布实施的《电梯使用管理与维护保养规则》规定,未经定期检验或者检验不合格的电梯,不得继续使用。因此即便我们暂且相信被告一的确不清楚这台电梯已被停用的情况,那么对这台在应当在2012年1月年检的电梯一直到被告一接管时仍未年检的情况应当是非常清楚的,对此被告一在法庭上轻描淡写为“来不及去年检”。这一句“来不及”,使得一台已被停用的电梯继续运行了长达10个月的时间。可见,被告一长期怠于履行对电梯的管理责任,是最终导致本案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

②本次事故在案发前已经出现了部分征兆,如果相关责任人员在出现征兆时能够及时履行管理职责,本次事故仍然是可以避免的。根据警方在案发后调取的工地厨师张某平的证言,“因为昨晚18时许,我看到四楼的电梯门有半扇门没关上,后来我跟旁边的电工讲了,后来他们去关门的,我后来就离开了厨房间了,具体他们怎么关的我就不知道了”。从这一事实情节上看,事发当晚18时许,也就是原告工友们吃饭的时间,四楼电梯门已经被发现存在有异常情况。

另,被告一反复强调原告提交的报警记录中有显示:事发当日,电梯为“待维修”状态。首先这是一份报警记录,并非已经公安机关查明认定的事实;其次,既然是“待维修”状态,为何被告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其对“待维修”的事故电梯设置了应有的安全警示标志?相反,根据工地工友的陈述,不论运人还是载货,原告和其他工友们在工地上一直使用着这台电梯。从原告来到工地一直到事故发生,没有人对该电梯进行任何的检修,事发当日也没有木板挡在门口或存在其他设置警示标志的事实,亦不存在被告一所说的该电梯一般都是白天正常运行,晚上维修并设置有警示标志的情况。

大量的证据证实,被告一在事发前仍然没有负起应有的管理职责,一错再错:从未对事故电梯做任何检修,也从未在事故电梯周围设置任何安全警示标志,即便在知道电梯存在异样情况之后。

从本案的基本事实可以看出,本案事发前,事故电梯长期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尽管被告一明知该电梯需要更换,尽管被告一明知电梯里悬挂着的安全检验证书早已过期,但直至事发前,作为电梯管理人的被告一对于事故电梯未履行任何管理职责,使得这台在2012年2月就依法应当停止使用的电梯,长期违规作业,运行了长达10个月的时间,最终导致了本案事故的发生。

二、 原告作为电梯坠人事故的受害人,事发前的饮酒行为不存在过错。

根据案发后公安机关调取的同原告一起打工的工友张某某的证言,称原告当晚有喝酒的情况,大概一瓶黄酒;第一次开庭时被告三提供的工地其他工友出庭证实,原告当晚有喝过崇明当地的米酒。首先,从这些证人证言中,原告当晚曾经喝过酒,具体是黄酒还是崇明白酒,说法不一,但均证实原告没有喝醉的情况。代理人也专门了解了一下这两种酒的酒精浓度,黄酒的酒精度在20%以下,崇明老白酒的酒精度更低,为12-13%之间,均属于低度酒。根据原告工友证人高陆达的陈述,原告当晚饭后还借了高陆达的脚盆洗脚,不存在喝醉酒的情况。

那么,原告当晚饮酒的行为,是否属于乘坐电梯时乘客不应有的不当行为,从而导致本次事故的发生呢?

根据《上海市电梯安全监察办法》第22条的规定,乘客只有在实施了六种行为的情况下才能被视为存在过错:(一)违反电梯安全使用警示操作电梯; (二)乘坐明示处于非安全状态下的电梯;(三)采用非安全手段开启电梯层门;(四)拆除、破坏电梯安全警示、标志或者报警装置和安全控制回路等电梯安全部件; (五)运载超重货物乘坐电梯; (六)其他危及电梯安全运行或者他人安全乘坐的行为。从这一规定中可以看出,乘客的行为只有在危及电梯安全运行或者他人安全乘坐时,方被视为存在过错。原告当晚饮酒显然并不属于上述不当使用电梯的行为。

根据法庭调查,结合案件事实,我们将案发当日的事故现场尽量予以还原——这台电梯在原告乘坐时一定存在着异常:四楼电梯门开着,但电梯轿厢在一楼,原告像平时一样去乘坐电梯,刚抬脚就一头栽了进去,落在了位于一楼的轿厢顶部。从全案证据上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事发当时电梯顶部指示楼层的灯光是否亮着?因为对于一台已经出现异常状况的电梯而言,任何情况都有可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在事发当时,在这台事故电梯周围,并没有设置包括木板在内的任何安全警示标志。

被告方强调原告存在事发前饮酒的情况,当然意在以此作为原告自身存在过错的理由,希望可以借此减轻自身的赔偿责任。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受害人对同一损害的发生或者扩大有故意、过失的,依照民法通则一百三十一条的规定,可以减轻或者免除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但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中可以看出,减轻责任与否,首先要看致人损害的原因是否属于侵权人故意或重大过失导致,如果属于侵权人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即使受害人存在一般性的过失行为,也不能减轻其赔偿责任。

本案中,被告一对本次事故显然存在重大过失,且纵观本案全部证据,没有任何可以证明原告自身存在过错的事实,即使认定原告在事发前存在喝过少量白酒(或黄酒)的事实,也不能被毫无依据的推定为“存在过错”或被主观认定为“一般过失”,更不能以此作为被告一推卸责任的理由。

关于电梯坠人事故的责任承担问题:

(一)被告一作为电梯管理人应当对这起电梯坠人事故所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商务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关于加强商业公共场所电梯安全工作的通知》(2013年4月9日  国质检特联[2013]191号)第一条明确了商业公共场所电梯使用管理责任主体:商业公共场所涉及业主单位、产权管理单位、物业管理单位、商业经营单位等多个主体,必须明确使用管理责任单位,由其对电梯的安全使用承担首负责任。业主单位自行管理电梯的,业主单位即为使用管理责任单位;业主单位通过授权、委托物业管理单位、产权管理单位或商业经营单位进行电梯管理的,接受授权、委托的单位即为使用管理责任单位。使用管理责任单位应当严格遵守相关鸿运国际官网和安全技术规范,履行使用管理的责任和义务,保证电梯的安全使用”。

被告一作为八一广场的业主,事故电梯作为共用部分,属于业主自行管理的区域,被告一在使用管理事故电梯期间,对该事故电梯一直处于放任不管的状态,怠于履行其应当承担的维护电梯安全运营的管理责任,违规使用已被停用的电梯,其行为严重违反了《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和《电梯使用管理与维护保养规则》的规定,并且在事故电梯出现异常情况后,仍未履行电梯管理人责任。因此,被告一长期怠于履行电梯管理人义务的行为,是造成此次事故的直接原因。被告一作为负有电梯安全运营责任的电梯使用单位应当对本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首要责任,向原告承担全部赔偿责任。

(二)被告三与被告四作为原告的雇主,应当对雇员在为其提供劳务的过程中受到的人身损害承担雇主责任。 

本案中,被告一将大楼整体承租后分租给各个商户自行装修,被告二作为被告一的商户,将四楼餐厅的装修工程发包给被告三吴健承包,被告四是被告三的工地代表。原告因与被告四认识,经被告四介绍,来到被告三承接被告二装修工程的工地上做木工,与被告三形成实际雇佣关系,并被安排居住在四楼工地上。当时和原告一起住在四楼工地上的还有十几个工友。事发时,原告来到工地上打工只有9天。原告作为受雇于被告三的雇员,白天在工地做工,晚上与其他十几个工友是受工地指派睡在工地,且本次事故正式发生在工地上,因为应当认定为原告是为被告三提供劳务期间所受的伤害。被告以原告发生意外的时间不是工作时间为由,认为原告非提供劳务时受到伤害,故不应承担雇主责任的主张不能成立。

鉴于原告与被告三之间存在的雇佣关系,原告在履行雇佣劳动过程中发生了本次事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雇主对雇员的损害应当直接承担无过错责任。

本案中,被告一是造成原告人身损害的直接责任人,被告三应与被告一共同对原告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履行赔偿义务后再向被告一追偿。

 (三)被告二作为该工程的发包方,对于被告三不具有装修资质的情况存在明知,故依法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住宅室内装饰装修管理办法》(建设部令[2002]110)第二十二条规定:“承接住宅室内装饰装修工程的装饰装修企业,必须经建设行政主管部门资质审查,取得相应的建筑业企业资质证书,并在其资质等级许可的范围内承揽工程”。第二十三条规定:“装修人委托企业承接其装饰装修工程的,应当选择具有相应资质等级的装饰装修企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本案中,被告二明知被告三不具有装修资质仍见过自己的装修工程发包给被告三承接,应当与被告三就本次事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原告提出的赔偿项目及相应金额合理合法,应当得到法庭的支持。

(一)各项赔偿费用金额及计算依据

原告因本次事故造成的身体损害已分别构成三级、六级和十级伤残。根据自身伤情程度,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参考《2013上海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标准》及上海市2013年公布的相关数据,原告向法庭提出的每项赔偿项目及金额都具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赔偿费用包括以下几项:

1、医疗费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已经实际发生的医疗费408625.42元

2、误工费 41646.57元

计算依据: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根据伤情鉴定书损伤后休息270天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计算。

护理费 共计629816.57元。包括:

① 定残前护理费   66816.57元

定残前护理费由实付一名护工的工资25170元和原告妻子的误工费41646.57元组成。

计算依据:因原告的伤情非常严重,住院期间均为两名护理人员-原告配偶与一名护工。鉴定书确定的休息日为270天,原告妻子事故发生之前经营干洗店,属于有收入的护理人员,故按照270天参照误工费计算原告妻子的护理费。

② 定残后护理费  563000元(56300/年×20年×50%=563000元)

鉴定书意见为长期部分护理依赖

按照上述规定,护理人数按照一人,参照误工费标准计算20年。

计算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1条规定“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信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颁布(2009年1月1日实施)的《人身损害护理依赖程度评定GA/T800-2008》之附录B(资料性附录)中对护理依赖等级及相应的赔付比例作出了规定,将护理依赖等级分为三等,分别是完全护理依赖、大部分护理依赖和部分护理依赖,其中部分护理依赖的赔付等级规定为50%。

4、住宿费5790元和交通费 5953元

按照实际发生的金额计算。

5、营养费  7200元

根据鉴定书确定的营养期180天,按照每天40元标准计算。

6、住院伙食补助费  4300元

计算依据:根据实际住院时间215天,按照每天20元标准计算。

7、后续治疗费100000元  

计算依据:根据病情证明书已经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25000元手术治疗费及器官功能训练所需要的康复费75000元。

8、残疾辅助器具费 5960元

 计算依据:根据实际发生的轮椅费用及因残导致长期使用成人尿布用品的实际费用计算。

9、残疾赔偿金691233.60元

计算依据: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自定残日起计算20年;原告身体受到的伤害分别构成三级、六级、十级,属于多等级伤残,综合计算后为691233.60元【40188元/年×20年×(80%+5%+1%)】。

10、被抚养人生活费  32816.25元

原告现有被扶养人一人,被扶养人为原告的母亲,今年80岁,育有四名子女,一直与原告居住生活。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5年【26253元/年×5年÷4人】

11、精神损害赔偿金 50000元

计算依据:《侵权责任法》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12、律师费40000元和鉴定费2800元

按照实际发生计算。

(二)关于赔偿费用的计算标准:

原告虽为农村户口,但自2003年起至案发前,原告一家一直在海门市经营干洗店。期间,原告因自身有木工手艺,在经营干洗店之外也会在上海、南通等地干些零工,主要收入来自于经营干洗店和打零工的收入。结合庭审中被告四关于“原告在事发9日前经被告四介绍来的崇明打工,之前是在上海做”的陈述,与原告的主张相互印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 “受害人虽然农村户口,但在城市经商、居住,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害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当地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的规定, 原告虽为农村户口,但自2003年起其经常居住地及主要收入来源均来自于城市,故依法应当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综上所述,这起本不该发生的电梯事故,因为被告一长期无视法律规定,漠视自身的安全管理职责,漠视工人的生命健康权,导致原告及原告的一家成为了最终的受害者。原告本人因为本次事故遭受了严重的人身损伤和精神损害,至今仍神志不清,瘫痪在床。未来的岁月,原告无法再像从前一样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生活难以自理,需要长期依赖家人的照顾。而原告的伤情更是给原告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这些损害今天仍在延续且无休无止。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从2012年的11月12日开始不复存在,而这一切,仅源于这场本不该发生的电梯事故。设想一下,假如被告一在承租整体大楼时对已经停用的电梯进行及时更换;假如被告一在每次看到使用中的电梯间里赫然醒目的早已过期的“下次安全检验时间”的提示有所触动,而尽早更换或停用这台事故电梯;假如被告一在事发当日真的将一块木板挡在事故电梯门口或者设置任何一项安全警示标志。只要这其中有一个假如成为了现实,代理人相信,这场人为的惨祸将不会发生,一个幸福的家庭也将继续延续着本该属于他们的幸福。但是,即便在事发后,被告一在第一时间就拆掉了事故电梯并进行了更换,但却再也无法让原告及原告的一家恢复事故发生前的生活。悲剧已经发生,原告及其家属作为赔偿权利人,受国家法律保护,有权就自身所遭受的各项人身和财产权益的侵害向侵权人追究法律责任并依法获得相应的赔偿。

现原告依据案件事实,结合现行鸿运国际官网,向法庭提出的各项诉讼请求均有理有据,恳请法庭依法予以支持。

     以上代理意见请合议庭参考。

     代理人: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

     陈红梅  律师

     2014年2月28日

 

【一审判决】

法院判决被告一B投资公司、被告二A餐厅老板范某、被告三装潢公司老板吴某均应对原告曹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扣除被告一、被告二、被告三已支付给原告曹某的30多万元现金,三被告需再向原告曹某支付各项赔偿金共计人民币90万元左右。原告曹某的合法权益在海耀律师的帮助下得到了令原告及其家属满意的救济。

 

上海新闻综合频道庭审纪实栏目专题报道-电梯疑云 

 

陈红梅 律师】

 

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合伙人。

陈红梅律师系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民商法学硕士研究生,执业10余年。

陈红梅律师执业以来,独立承办各类诉讼案件千余宗,擅长侵权诉纠诉讼、公司法律服务及民商事诉讼业务,参与《侵权责任法》一书编写,长期担任多家企业的法律顾问。近年来,陈律师致力于侵权纠纷、婚姻家庭和房地产法律事务的研究与实务,具有丰富的司法实践经验及较强的办案能力。陈律师工作细致,责任心强,注重办案技巧及效果,满足客户对法律服务的高层次、专业化和个性化需求,力求在合法前提下最大限度地维护客户的整体利益,深得当事人好评。

 

 推荐阅读:【侵权纠纷】装修工人乘坐崇明八一广场电梯从四楼跌落致重伤 事故责任由谁来承担

 

如您有疑难事宜需法律咨询,欢迎直接上门面谈,或拨打海耀法律咨询热线。

电话:4006001705 021-51028066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45号

    东方世纪大厦7楼A-D座

 

责编:上海海耀律师事务所胡涛

【内容导航】
第1页:一审代理词 第2页:二审代理词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hynews | 阅读:













热门评论